• 联系我们
  • 027-85901903

历史人物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黄陂人物 > 历史人物

民国大总统黎元洪 因他是湖北黄陂人的缘故,人称“黎黄陂”。他是民国开国中央大都督

来源:信息来源: 区作协 发布时间:2015-03-24

 

  

    黎元洪(1864~1928),字宋卿,曾用名秉经,因他是湖北黄陂人的缘故,人称“黎黄陂”。他是民国开国中央大都督,我国惟一两任大总统、三任副总统的政治家。孙中山曾称他为“民国第一伟人”,章太炎赞其“功比孙(中山)黄(兴)”。

    在民国初年,“黎黄陂”使用频率之高,范围之广,恐怕算得上是民国之最了。不论是他任大总统期间,还是后来在天津当寓公;无论是总统政书、政府公文、电文,还是文史资料、文艺作品,上至中外名流,下至黎民百姓,都知道“黎黄陂”或“黄陂”便是鼎鼎有名的首义大都督、民国元首黎元洪。 

    关于黎元洪的籍贯问题,著名史学家皮明庥先生如是说:“裴高才著《首义都督?黎元洪》比较诸说,广事求证,为揭开谜底,进行深入考索,认定黎氏祖籍江西,世居黄陂,生于黄陂木兰乡东厂畈最为可靠。应该说,是颇有说服力的。”

    据1914年版黄陂《黎氏族谱》记载,明洪武初年,黎舜臣与黎舜元兄弟随伯父黎旭,由江西豫章(今南昌)迁往湖北黄陂县。他们先随黎旭居黄陂中和乡(时黄陂西部重镇,今祁家湾街张家店),复迁黄陂县城小西门外大板桥。不数载迁东乡,再迁北乡黎家河(今湖北大悟)定居。黎旭则迁北黎家楼落籍。

    黎舜臣第十世孙黎世义生有长子国荣,国荣育长子朝相,黎朝相育长子黎元洪。即黎元洪是黄陂黎氏十四世孙。

    1864年10月19日(清同治三年九月十九日),黎元洪生于黄陂木兰乡东厂畈(薛民见:《黎元洪年谱》,1961年未刊本;《民国大总统黎元洪》,中国文史出版社1991年版),取名秉经。他幼年在黄陂生活了8年(贺觉非:《黎元洪》,《武昌首义人物传》,中华书局1982年版),10岁在汉阳接受启蒙。 

    他14岁那年,随父朝相一起前往北塘军营,师从李雨霖继续学业。1882年考入北洋水师学堂,1889年毕业后,相继任清军海军“二管轮”,南京炮台总教习和总台官。1896年3月,随张之洞调湖北,与德国总教习一道编练新军。次年,任湖北新军马队管带。1898年2月至1901年9月,三次赴日本留学或考察,回来后,制订中国陆军改革的第一个法规《湖北练兵要义(十条)》。接着,他一路飞黄腾达,1904年8月,任湖北新军第二镇协统兼护统领,并提调汉阳兵工、钢铁两厂。9月,兼任丝、麻、纱、布四局会办。次年12月升任湖北新军第二镇第三协协统(旅长)兼护该镇统制,兼辖“六楚”(楚材、楚同、楚豫、楚有、楚观、楚谦)舰队和“四湖”(艇名湖鹏、湖鹊、湖鹰、湖隼)雷艇。直至第二十一混成协统领、中军副将等职。

    1911年10月10日,武昌首义一举成功,黎元洪被革命党人推举为中华民国中央大都督,管理外交事宜。而在民国大总统未选出以前,他又作为陆、海军大元帅代行大总统职权。接着,他风云际会,频频光顾国家权力顶峰,三任副总统与两任大总统,先后与民初的五位总统同台。

    在民国初年,《黎元洪起义师》的有声电影曾在香港和内地放映,1928年7月也曾公演过新编历史话剧《黎元洪》,黎氏与孙中山在武汉的合影还收入现今台湾中学教科书。

    作为政治家,他首倡的“军民分治”,开创了民国军政分开的先河;他率先实行的“省长制”、他二度当国时提出的“废督裁兵”等依法治国主张,以及他旗帜鲜明地反对袁世凯复辟帝制等,都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作为军事家,他在治军方面,经过狠抓军队的正规化建设,打造了近代中国与北洋军齐名的“南洋军”的品牌;作为与实业家,他与华侨创办中国远洋货船公司,开通了香港经上海至美国旧金山的远洋航线,填补了我国远洋运输的一项空白;作为书法家,他在弘扬中华文化上,继承创新,其书法作品就遍及海内外名山名院名寺。而且其作品均要盖上一个“黄陂黎氏”的篆字体印章。他首任总统时,起用蔡元培执掌北京大学,开启了中国新文化运动,更是传为美谈。

    英国《大陆报》记者艾德温?丁格里写道:“如果没有黎元洪,就没有这场(辛亥)革命。历史将证明,黎元洪是中国最伟大的改革者。”(《中国革命1911-1912》,第23、24页)

    黎元洪的一生,经历了北洋海军、湖北新军、首义都督、三任民国副总统和两任民国大总统诸时段,其间有于国有功者,也有功大于过者,亦也功过相偿者,还有过失难辞者。其中他一度充当袁世凯的帮凶,镇压湖北革命党人,这是不可饶恕的罪过。

    著名历史学家、教育家、华中师范大学前校长章开沅教授,在裴高才著《首义都督?黎元洪》(中国文史出版社,2006年版)的序言中评介说:“长期以来,黎元洪就没有享受过历史的公正。原因是多方面的,不仅有国民党的正统史观的影响,而且有共产党革命史观的影响,此外还有湖北地区若干首义志士的党同伐异乃至挥之不去的潜在‘反清情结’。这样,就使我们难以对这位重要历史人物及其相关史事作出客观而公正的评述……武昌是辛亥首义之区,黎元洪在中国人走向共和的道路上,尽管步履蹒跚,坎坷曲折,但毕竟也是迈开第一步的先行者之一,我们理应给以必要的尊敬。同时,也要像张謇所说的那样,以‘公平之心理,远大之眼光’看待这个历史人物,‘勿爱其长而因护其短,勿恨其过而并没其功;为天下惜人才,为万世存公正。’”(逸斐)

关闭信息】  【打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