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我们
  • 027-85901903

文化名流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黄陂人物 > 文化名流

名人辈出涂家湾---留美博士涂允成

来源: 发布时间:2015-10-13

 涂允成(1903—1969),字述文,湖北黄陂人,1928年毕业于唐山交通大学土木系,1931年留学美国,先入康奈尔大学,后入依阿华州立大学,先后取得硕士和博士学位。1935年学成回国,历任北洋工学院和武汉大学教授。1945年11月出任江汉工程局局长。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武汉市防汛委员会常务委员、总工程师兼工务组长,华中农学院水利系主任,中南军政委员会水利部农田水利处副处长。1954年长江大水时任武汉市防汛指挥部副总工程师,次年初调任武汉市水利局副局长。1958年任湖北省水利厅副厅长兼省防汛、防旱、防洪、防涝总指挥部副指挥长,分管勘测设计工作。1960年9月调任湖北省政协常委、副秘书长。
涂允成系武汉市人民代表、市政协常委,并于1951年参加民革,任民革武汉市委员会代理副主任委员。1969年2月病逝。“29.73米!”60年以后,已经是华中科技大学电力工程系博士生导师的涂光瑜教授,依然记得1954年夏天自己在汉口家中记下的长江武汉段最高水位。一个当年仅13岁的初中生为什么会对长江水位心心念念?“一是因为汉口沿江大道的海拔高度仅26米,1954年汛期的大水已高过地面3米多;二是,当年的6月27日,我父亲涂允成被任命为武汉市防汛指挥部副总工程师。”今年是武汉人民战胜1954年特大洪水60周年,上周一,我拜访了涂光瑜教授。他回忆说,“1954年汛期,我父亲常常几天几夜不回家,回到家来就是一身疲惫。一向很注重仪表的父亲也胡子拉碴起来。母亲能做的,就是给父亲端上一碗人参汤。”

涂家大湾的留美三博士

采访前,我已经从各方资料上查知,涂允成先生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黄陂鲁台涂家大湾的三位留美博士之一。
涂允成的族兄涂允檀早年毕业于北大,后来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获政治学博士学位,回国后在多所大学任教,曾经是国立武大的建校筹备委员会委员。1949年12月,时任驻缅甸大使的涂允檀率全体使馆人员起义,成为第一个归向新中国的国民政府驻外大使,受到周恩来的嘉勉。
涂允成的另一位族兄涂允治(又名涂治),早年毕业于清华,后来在美国明尼苏达大学获植物病理学和作物育种学博士,回国后受聘于多所大学,曾参与武大农学院的创办。抗战爆发后,他前往迪化(今乌鲁木齐)创办高级农业学校。新疆解放前夕,他出席了在北京召开的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受到毛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涂允治后来受聘为新疆农业科学院院长,系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
涂允成早年毕业于唐山交大,毕业后曾在湖北省水利厅任技士。1931年长江大水后考取湖北官费赴美留学,先是在康奈尔大学攻读土木工程,获硕士学位,后转入依阿华州立大学专修水利工程,获博士学位,1935年学成归国。“您祖父一辈是涂家大湾的豪门大户吧?”我问涂光瑜教授。“我祖父是开明乡绅,读过书,但没有功名。豪门大户谈不上,书香世家,耕读传家而已。”涂光瑜翻出发黄的黄陂涂家家谱,“关键是我祖母也能接受当时的新思想,她和祖父不仅送我父亲和叔父读书,还让5个姑母都上了女子师范。其中大姑母为了资助弟弟妹妹读书,女师毕业后,一生从教,终身未嫁。1936年胡适先生应我父亲之约,曾为我大姑母题诗一首,夸赞她的高尚德行。”“哦,学费问题也曾困扰这些前辈大家。”“当年唐山交大的课本都是用原版的美国书,我父亲买不起,除了力学等主课能够选购学校的二手书外,其余均靠笔记与借阅,足见苦学之一斑。”
涂允成先生当年手抄的英文课本和笔记已杳不可寻,但涂光瑜近年辗转从康奈尔大学和依阿华州立大学复印回来了父亲的硕士论文和博士论文。80年前的实验蓝图和几百页旧式打字机打出的英文,让一位中国青年克难奋进的治学精神跃然于字里行间。

在抗战中创办武大附中

我最早知道涂允成先生是在去年武大校庆期间。几位老先生不断强调说,涂允成在武大西迁乐山时期创办了附属私立乐嘉中学(简称武大附中),这才使武大的教授子弟不至于遭受失学之苦。
听我问起乐山时期的武大附中,涂光瑜找出一本《珞嘉岁月》,近千页的文集是抗战时期武大师生在嘉定乐山生活的珍贵回忆。“我父亲创办武大附中第一年,21个高中毕业生全部考上了重点大学,升学率100%;从1941年到1945年,短短5年时间,武大附中培养的毕业生有3个后来成了中国科学院和工程院院士。”涂光瑜谈到自己时非常低调,但说到父亲,他掩饰不住自己的骄傲之情,“我父亲1936年受聘于武大时,刚刚33岁,是工学院水利专业唯一的教授,他参与创建了武大工学院的华中水工试验所(武汉水利电力学院前身)。因为在全校教授中最年轻,1938年武汉沦陷前夕,他作为武大西迁先遣组成员,曾先期到达四川乐山,为武大迁校选址做安排。武汉沦陷后,他又作为留守人员,1939年最后一批撤离珞珈山。因为有组织迁校这段经历,乐山时期他曾兼任武大总务长,并参加了校务委员会。后来教授们向校长反映:我们为国家培养人才,而自己的子女却只有失学在家中呆着的份,心实不甘……我父亲便义不容辞、知难而上承担起创办武大附中的重任。”

造福桑梓治理长江15年

我在涂光瑜教授提供的一系列资料中找到涂允成先生年表:“抗战胜利后离开武大,涂先生到江汉工程局担任局长。”“江汉工程局主管湖北全省的堤防水利工程。我父亲总说他是喝长江水长大的,在江汉工程局上任后,他在给朋友的信中曾经这样写道:为桑梓服务是我多年的夙愿。现在有了这个机会,当竭尽绵薄之力……”“武汉解放是1949年5月16日,长江正值汛期。”“我前些年曾见过武汉市首任市长吴德峰的女儿吴持生,她说吴德峰进武汉后在第一时间会见了我的父亲。”涂光瑜回忆说,“其实早在1948年冬天,中共地下党员徐仁(我们光字辈的族兄涂光鼎的化名)即找到我父亲,向他分析了当时国际国内局势,介绍了党的统一战线政策。1949年春天,涂光鼎向我父亲索取了这一年江汉堤防的工程计划,并将其安全地转移出去。我父亲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为新生的人民政府完整保留了湖北省内长江、汉江各水文站的历年资料,并没有散失地保留了一大批水利工程技术人员和工程器械、物资设备,为人民立了一大功。解放军进城以后,武汉军事管制委员会要我父亲和原江汉工程局全体人员坚守岗位,立即投入防汛。秋天防汛胜利结束后,江汉工程局才办理移交手续,这应该是当年接收工作中的一大特例。”
因为在人民取得政权后的第一次防汛中“做了一件大大的好事”,不久,涂允成被聘请为中南军政委员会水利部农田水利处副处长,主持并参与了建国初期规模宏大的荆江分洪工程,以及湖北省和中南六省的水利规划和重点水利工程。1954年夏天,湖北省暨武汉市遭遇特大洪水,涂允成临危受命,出任武汉市防汛总指挥部副总工程师。他和总工程师陶述曾先生一道,运用自己渊博的水利知识和多年的防汛经验,参与指挥了空前规模的防汛斗争。
1954年防汛结束后,中南行政区撤销,涂允成调任武汉市水利局副局长兼总工程师,参加了武汉市郊东西湖的围垦工程。
1958年,涂允成调任湖北省水利厅副厅长兼总工程师(陶述曾任厅长),历时两年。在杜家台分洪工程、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在湖北省和武汉市的大小水利工程上,到处都有他留下的足迹。
涂允成先生的儿女,是他的另外一组作品。三子两女,大学毕业后分别在教育、科学、工程、卫生岗位上工作。他们和父亲一样,爱国、敬业、诚信、友善,在各自的岗位上为新中国的建设做出了贡献。

关闭信息】  【打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