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我们
  • 027-85901903

领导关注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聚焦黄陂 > 领导关注

挂靠公司强扣货车巧立名目收费,数十辆车被困无法脱身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2-06

颜友(化名)是一名货车主,他的车挂靠在一家货运公司名下。1月31日,他的车按照公司指定,前往黄陂区木兰大道上的政通车辆检测站年检,检完后却被公司强行开走,关在一个封闭停车场内。公司索要了1.3万元的各种管理费用后,还要求颜友交2万元押金,颜友不堪重负,也无力赎回车辆。

近两个月来,与颜友有相同遭遇的货车主有一百多人,而涉事的挂靠公司都是安徽籍人员经营的。

武汉市运管处相关人士表示,这些安徽人经营的货运公司盘踞在黄陂,巧立名目、漫天要价、强行扣车,对当地货运市场造成了很大危害。他们将提请相关部门成立专班加强打击。

停车场大门紧闭

数十辆货车被困封闭停车场

2月1日,颜友向楚天都市报记者反映,他2012年购买了一辆厢式货车,挂靠在武汉茂兴高水产品有限公司名下,从事货运业务,每年向公司交付保险和管理费用近4000元。2015年,这家挂靠公司被安徽籍人收购,从那时开始,他需交的费用每年递增数千元。

1月31日,颜友按公司电话通知,将车开往黄陂木兰大道上的政通车辆检测站年检,没想到检测完后,货车就被一名不明身份的男子开走了。随后,他接到公司工作人员电话,要他交6000元的保险费用,另加8000余元的管理费。

颜友经过还价,将总费用谈到1.3万元,并通过微信支付给对方。没想到对方又提出,需要交2万元的押金,才能归还车辆。颜友觉得对方毫无诚信,不想也无力再交钱。他在检测站附近寻找,终于在检测站背后一处停车场找到自己的货车。但停车场有自动伸缩门封锁,还有一条凶恶的大狼狗把守大门,根本无法靠近。

2月2日,记者在颜友的带领下,找到这处停车场。通往停车场的是一条小路,路口停有一辆越野车,车上的几名男子警惕地观察着小路上的动静。记者驱车靠近停车场大门,门内大狼狗作势欲扑。不到两分钟后,五六名男子开着两辆车尾随而来。

记者观察了一下停车场,发现停着数十辆各种型号的货车。颜友说,这些基本上全是被扣押的货车,还有一些车主因为熬不过挂靠公司,只好按对方要求交钱赎车。

多辆大货车被扣在停车场

车主控诉挂靠公司强行盘剥

在检测站附近,记者还遇到大悟货车主熊师傅,他挂靠的公司是武汉玖顺通物流有限公司。

熊师傅称,1月30日凌晨,他的车到汉口北拖货。在等红灯时,一辆小车将他的车逼停,对方5名男子强行要求司机下车,随后将车开走。

熊师傅辗转联系,才知道车是被挂靠公司开走了。一名公司人员说,他需要交“管理费、审车费、环保、审营运证、学习、信息采集、入网、风险金、二维码”等费用,总共8000余元。为了取到车,熊师傅连夜通过微信转了8000元给对方,对方称等第二天车检测完就归还。

1月31日,熊师傅在检测站找到扣车的几名男子,对方又以各种名目向他索要9800元。因为争不过对方,又急于取回车,熊师傅好说歹说又交了6800元。可对方收下后,要求他再交1.5万元押金,熊师傅彻底傻眼了,只好报警求助。

通过颜友和熊师傅的介绍,记者又联系到3名货车主。大家的挂靠公司各不相同,但遭遇大同小异,这些挂靠公司都是安徽人在经营。

车主们说,他们最初与挂靠公司签订的挂靠合同非常明确,每年除了应交的保险、养路费用外,只需另交1000元的管理费,总费用不到4000元。但从2015年开始,这些挂靠公司被安徽人收购,每年都会增加一些收费名目,不交就各种刁难,有的车主去年交的管理费已超过1万元。

车主们虽然对这些不明不白的收费感到不满,但因为挂靠合同的期限是5年,为了避免麻烦,他们被迫就范。但没料到的是,挂靠公司今年将各项费用增加到了3万多元,还以采取强行扣车要挟的方式。

挂靠公司指定的检测站

免费项目也被巧立名目要钱

记者走访得知,去年底,有6家挂靠公司在政通检测站设有办事点,他们要求挂靠在公司名下的货车都必须到这个点检测。一下检测线,就有公司的人将车开走,然后再向车主索要各种费用。

有车主介绍,他曾与公司现场人员理论:“不是有挂靠合同吗,凭什么漫天索要费用?”对方则称,“合同是死的,人是活的,现在要重定收费标准。”车主要求先还回车辆再谈,对方要么态度蛮横,要么推说还车要找公司负责人。但挂靠公司在当地并没有正规的办公地点,根本无从找到什么负责人;并且这伙人人多势众,谈急了就恶语相向,作势要打人。还有车主说,他当时 说要报警,而对方叫嚣称,“报一次警收费就增加2000元。”记者在采访的过程中,不断有安徽牌照的车辆尾随,气势咄咄逼人。记者按车主的指点,找到这伙人的办事点,都没有人接待。记者致电两家挂靠公司的人,一表明身份,对方就挂断了电话。黄陂区公路运输管理 所副所长刘武表示,这些安徽籍人员控制的挂靠公司在当地不断制造类似的争端,已经有两年了。最近,这些公司越来越嚣张,已经严重干扰到当地货运市场的稳定。刘武还介绍,这些挂靠公司列出的收费名目,按运管部门规定都是免费的,他们完全是巧立名目、漫天要价。

运管部门提请加大打击力度

既然挂靠公司的行为完全没有依据,那运管部门为什么不能制止呢?

刘武解释称,运管部门对货运企业的管理,主要是资质许可、车辆技术状况及从业人员资质方面。而上述这些挂靠公司向货车主收取不合理费用,严格意义上是企业内部的管理行为,运管部门制止的依据不足。另外,这些企业都不是黄陂区运管所许可的,干预起来更有难度。

许多被扣车主都曾向当地公安部门报警,黄陂区公安分局环城派出所曾多次出警。当地警方人员解释称,从车辆证件上看,挂靠公司对货车享有所有权,民警只能控制不让纠纷恶化,并不能以刑事案件受理。

记者就此采访武汉市运管处,货运科相关负责人介绍,上月曾接到过黄陂区运管处关于安徽籍挂靠公司不断制造争端的专报。运管处曾联合工商、物价、公安等部门组成专班,对这种现象展开联合查处,清除了这些公司设在检测站的办事点,并向货车主宣传维权途径。目前来看,这些挂靠公司并未收敛,甚至有向涉黑、涉恶方向演变的趋势。该人士表示,将向上级部门报告,促成相关部门再成立联合专班,加大打击力度,彻底净化货运市场。


关闭信息】  【打印信息